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您的位置: 首页>社会关爱>正文
勇敢面对生活,脱离邪教控制
2012-09-25 17:15  

勇敢面对生活,脱离邪教控制

我曾是一个性格上比较懦弱的人,总感觉自己生活不如意,习惯怨天尤人。1996年下半年,从同事那借到一本《转法轮》,立即被它讲的“真、善、忍、做好人”所蛊惑,虽然有当时有许多东西并不太理解和相信,但精神上的诸多需求使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天真的认为李洪志不会骗大家。随着学法炼功的日渐精进,就这样迷了进去而不自知,付出了惨痛代价。

要修炼,要放淡名利情,我工作上不像以前那样积极进取了,表面上能糊弄过去就行。单位领导和同事也看出了这点,对我提出了批评和劝解,我还不为然,认为他们不理解修炼人。为了过情关,对女儿的照看少了,对丈夫的关爱少了,对他们只是敷衍,对父母姐妹更是淡漠,过年过节都不主张热热闹闹的相互来往,认为这也是执着,精神完全陷在法轮功的邪说里,只是一个躯壳虚浮地生活在世间。姐姐们有时给我指出来,但我却清高地认为她们不懂修炼人,她们是在忙于世间俗务,而我是在追求更高尚的、超凡脱俗的东西,就这样孤芳自赏地越陷越深,越走越远。

国家取缔“法轮功”“后,我抛下年幼的女儿一人在家,扔下工作,不管不顾,两次进京上访。抱着流泪的外孙女,母亲骂我“虎毒尚不食子,你比畜牲都不如”,我非但不内疚,还很反感,告诉她自己圆满后会回报亲人,现在的痛苦只是暂时的。为了走出来证实大法,我离家出走,在宜昌疯狂从事违法活动,终于使自己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丈夫为了寻找我四处奔走,在我面前多次痛哭流涕,求我回头,但利令智昏的我丝毫不为所动,使他最终心灰意冷,离我而去。父亲承受不了打击,病倒在床,医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母亲把这些告诉我,我不但不相信事实,还自欺欺人地认为有李洪志法身保护,父亲不会有危险的。等到噩耗传来已经是父亲去世一个多月以后了,我当时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仅有的一点良知在颤抖、哭泣、悔恨,但太弱了,仍挣不过邪教的精神控制。我用伤害自己来证实大法,不敢怀疑大法,总认为是自己修得不好,没有放下生死,才给家人和自己带来了伤痛。自己的情感、精神和生命在那几年几乎到了极限,摧残殆尽,但却从来没敢去反思一下是不是邪教的问题,甚至脑海中根本没有这个概念。

2009年,政府为了挽救我,请专门的反邪教志愿者来开导我、教育我,在志愿者耐心细致的关系和帮助下,我终于从“法轮功”邪教里挣脱了出来。现在回过头来看“修炼”的经历,感觉如噩梦般荒唐,让我悔恨。我误入邪教虽是偶然,但也是因为我自己性格缺陷,寄望于并不实际的东西来改变自己的际遇。原本以来“法轮功”是一条解脱之道,没想到却跌进了无底的深渊。这也让我明白,在以后的人生中,遇到困难要敢于面对,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勇敢去奋斗,去改变也许并不完美的人生,才是生活中真正的勇士。我也希望那些现在还痴迷在“法轮功”邪教幻梦中的“同修”,能放弃幻想,直面现实,早日脱离邪教控制,过上正常人生活。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