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您的位置: 首页>社会关爱>正文
我这一家子
2012-09-25 17:15  

我这一家子

我叫梅传军,今年36岁,在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工作,我曾经深陷法轮功不可自拔。回首走过的这段弯路,我追悔莫及,邪教给我、给我的家庭、给我的家族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在习练“法轮功”之前,我具有国家高级程序员证书,全计算机学院就我一人,当时是学院的教学骨干,虽只有本科学历,但承担着全校研究生《面向对象程序设计》课程的教学任务。2005年5月在全校青年教师授课竞赛中拿奖,评为2005年度湖北工业大学先进个人。但是,邪教把这一切都毁了。

2005年我在大哥的影响下开始习练“法轮功”。在李洪志经文的诱导下,一步步放下“名利情”,认为学位、职称是应该放下的,“圆满”上天国才是正道。因此,同事们努力提高自己的学历、职称时,我把大量时间用于“学法”;朋友们实施买房、买车时,我把大量的精力钱财用于“正法”、“救人”;五年下来,我的左邻右舍搬入了宽敞的新房子,都升了副教授,有的博士毕业,有的博士在读,他们都是我的同龄人,我却还是2003年评的讲师职称,是全学院讲师、助教里头唯一的本科学历者。人的青春时光该是多么宝贵啊,我却荒废了五年的大好光阴。

我母亲高血压要长期吃药,每天只需几毛钱。2005年开始习练法轮功后,就不吃药、不打针,不舒服就硬扛,说是消业。有时她头晕心慌,全身浮肿,我和妻子也不紧张,认为人各有命,关键是让她坚定的信师信法,把这当作过关——我母亲过“病业关”,我们过对父母的亲情关。认为我妈即使走了,能带着法轮走,也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无比幸运的事。考虑到我们家族中还有不信法轮功的,他们会不理解,为了避免给法轮功带来负面影响,我说,您觉得不行,咱们就上医院吧。我母亲摇头不去。2007年5月我母亲高血压并发心脏病去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去世时她还戴着法轮功护身符,听着李洪志的讲法录音和法轮功音乐。

我有一个天真活泼的儿子。2005年5月我带五岁的儿子读《转法轮》。他很快认识了很多字,逐渐可以通读《转法轮》,我把他当作小弟子、小同修看待。2006年3月的一天他感冒,高烧40度,我又认为是过关,我和妻子给他放法轮功的音乐,要他背李洪志写的诗,读《转法轮》给他听,但烧不见退,儿子浑身发烫,脸通红。一直到半夜一点钟,睡着的儿子突然从床上坐起,手指墙壁开始说胡话,喊他,他不理睬。我叫他快喊“法轮大法好”,他舌头打卷,说不清晰,尽管如此,我还是愚昧的相信李洪志会管他。妻子没有我那么痴迷,她慌了,不发正念了,要送儿子上医院。我不好坚持,赶紧叫车送儿子到省人民医院救治。时隔一年后她和其他痴迷者谈及此事,我妻子说她没有我坚定,她对儿子的情太重,没有过好关。要是我夫妻俩都按李洪志说的“过关”,会是什么后果?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心慌后怕。

我们家族原本和睦殷实,自从我大哥1998年练上了法轮功,尤其是我、我妻子、儿子开始习练法轮功后,我和大哥把母亲、三姐和大姐拖了进来,我妻子把她妈妈拖进“法轮功”,还有小侄儿。从此,家族里再也得不到安宁,分成练功和不练的两派,势同水火。我大哥非常痴迷,他想方设法与人拉近距离,或是宣扬法轮功,或是传播迫害谎言。大嫂是告诫他不要搞法轮功,他不听。他儿子一直在新加坡读高中,不能回家过春节。2009年他儿子高考完后,才回家过年,他却没有好好陪儿子,找机会往外跑,去发传单及讲所谓的真相,大嫂伤透了心,把离婚协议书拿出,问他要家还是要法轮功。大哥全然不顾作为丈夫、父亲的职责,不管妻儿正在痛苦惊惶中承受的痛苦与煎熬,毅然签字,宁可抛弃人世间的一切,也不放弃李洪志给他许诺的圆满,大嫂接过协议书非常伤心,扯碎协议书,怒斥法轮功害人、大哥无情无义。我侄子对大哥说,你什么时候不练法轮功了,我再认你这个父亲。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摧毁。

后来,为了挽救我,学校专门安排反邪教志愿者给我做思想工作。我心中非常抵触,不讲话,磨时间。志愿者耐心从法律上、政策上、做人上给我讲道理。坚冰消融非一时之功,我的思想转变也是一天天点滴进行的。随着交流深入,我的对抗越来越弱,心中越来越苦闷。从跟志愿者接触几天下来,觉得他们都心地善良,是真心为我好。我渐渐不再排斥,开始正常交流了。慢慢的,我醒悟了,认识了李洪志和法轮功歪理邪说中欺骗性和毒害性,也知道了我所谓的追求“真善忍”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私利,我表面做好人,是给别人看的,实质盯着的是天国入场券,然而李洪志许诺的天国入场券是空头支票,是骗人的鬼话,李洪志一方面说圆满要去掉一切欲望,另一方面又描绘天国世界勾起我圆满的欲望,不停地讲圆满,要我目标直指圆满,使我对圆满的贪欲越膨越大,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南辕北辙,我白读这么多年书,真是应了一个词语,利令智昏。

彻底醒悟后,我决定再也不信不练法轮功了,我不练功的亲戚,对我摆脱法轮功邪教由衷地感到高兴。我二哥听说我不搞法轮功了,他给我打电话说,这比他赚了十万块钱还高兴。我大嫂和我通电话,感到非常激动,她说她看到希望了,大哥有希望了,这么多年的承受终于有盼头了!

后来,我老婆也在志愿者的帮助下醒悟过来,听到这个消息我泪流满面,这一天也是我和她结婚12周年。更令人高兴的是,儿子今年“六一”儿童节主动申请加入了中国少年先锋队。我们得救了,我们轻松了。回想昔日给单位造成的伤害,给领导招惹的麻烦,我和张珊音决定去给学校领导赔礼道歉。学校领导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不仅没有责备,反而关心我们有无困难。他们胸怀宽广,令人敬佩。

“迷途知返诚可贵”、“浪子回头金不换”,在这里我要真诚的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说声:“谢谢!”,感谢党的“团结、教育、挽救”政策,感谢党和政府挽救了我,挽救了我的家庭。我将用我的余生努力工作,报效祖国,回报社会,报答党的恩情。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