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社会关爱
您的位置: 首页>社会关爱>正文
可怕的“群体力量”
2012-09-25 17:13  

可怕的“群体力量”

坐在窗边,看窗外枝繁叶茂的绿树,其间点缀着鲜艳无比的五颜六色的花,听着远处鸟儿悦耳的啁啾声,悠扬深远,闻着空气中清新的花草香,沁人心脾……这是一处平常不过的世间一隅,但如此灵动、鲜活地印入我的心田却是一件久违的事,因为我在一个充满悲情、暗无天日的世界里驻留了太长的时间……

我出生在农村,很早就品尝到了生活的艰辛,人有些孤僻。上了大学后,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环境中成长的各种各样的人,在跟人相处的过程中,有很多的苦恼和不解。1995年,在学校开始修练“法轮功”,李洪志的不断自我吹嘘,那些神乎其神,闻所未闻的东西,使我在心理上得到了无限的满足,特别是他在书中不断重复讲到的“圆满”的殊胜和美好,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就这样,我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李洪志身上,他的话在我这里就成为“圣旨”,再也容不得半点质疑。

19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我仍然没有放弃习练。后来,我通过技术手段上了明慧网,看到了李洪志的经文,几乎都是要求我们走出来,护法、讲清真相。尽管当时觉得这些修炼人的所谓护法行为掺杂着个人和政治的色彩,但这种行为被大量采用、不断肯定之后,群体的力量又一次战胜了我的理智。在李洪志所谓“经文”“圆满”的蛊惑下,我放弃所有的一切,投入到这场所谓的“正法洪势”中去了。进京上访、按照明慧网提供的技术和资料制作大量所谓“真相资料”,在所谓的“正法修炼”中愈走愈远,因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最终锒铛入狱。因为“仇视”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再加上李洪志所谓“即将圆满”的恐吓诱骗,我充满憧憬又度日如年般地服完了我的刑期。

人生不过百载,十五春秋的剜心付出,我又得到了什么呢?

老父每月按时来探监,每来一回就明显又苍老了一些;慈母忧心痴儿,一夜悲白发,终日以泪洗面;身卧病榻的弟弟尚需兄长的照顾,却无时不挂念愚兄的安危,唯一的同胞手足,临去世前也未能见上一面。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我弄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落得不孝之子的千古骂名。长时间无法正常工作,虽才不足以成为“一方诸侯”,但也不会成为现今的“生疏新手”;十几年的书法基础因怕执着被放弃,提笔写字章法尽失;幼时的“作家梦”石沉海底,动笔行文搜肠刮肚不知所云,有辱书生意气的溢名。由于自己的行为,给单位和社会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增添了许多隐患,背负害群之马的罪名。

我后来经常地想,李洪志告诉我们修炼的人是有福份的,我的福份在哪里?我从一个追求“真善忍”的好人,却走到了抛家舍业、害国害民的站在社会对立面,“过街老鼠”一般的境地,情何以堪?而这个我一直仰视、追逐的群体,怎么会和台独、疆独、藏独、民运分子勾结一起,沆瀣一气,极力充当着西方反华势力的急先锋,与祖国和人民为敌呢?显而易见,我是多么愚蠢地走了一条邪教的路,为了一场所谓虚无缥缈的天国梦,失去自我,成为他们达到目的的炮灰。

当我真正地冷静下来,看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时,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彻底地同这个社会毒瘤的邪教“法轮功”决裂了。当我从那种只有灰色调、恐惧、压抑的梦中醒来,看到窗外这五彩缤纷的世界,倍感亲切,内心充满了感恩。

这种感觉很是轻爽,我现在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抖抖身上的灰尘,追逐我那流逝的岁月,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生活和工作之中去,好好做人,报答那些曾被我伤害的家人、朋友、单位和社会!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