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您的位置: 首页>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正文
寻邪教的“脑控”之谜
2017-07-11 17:09  

寻邪教的“脑控”之谜

在西方,很多人把邪教的精神控制称作“洗脑”,即教主对信徒进行强制性的劝导或超常的影响,使信徒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人生态度。接受了“洗脑”的信徒往往心理会发生很大变化,有些人目光呆滞,举止怪诞,是非不分;有些人丧失常人所具有的正常理智和七情六欲;有些人处于精神混乱的边缘;还有人甚至做出一些反社会、反人性的行为,如自杀、自焚、杀人。信徒在参加邪教组织后表现出来的思想和行为方面的巨大反差,往往使家人、朋友感到很困惑,不知道这些变化是如何发生的。这不能不使人们对邪教的精神控制手段进行研究,对它所造成的危害性予以揭露。

一、法轮功制造与实施精神控制的形式和方法

那么,邪教教主们是如何实现对信徒的精神控制的呢?总的来说,为了达到使教徒对自己绝对忠诚的邪恶目的,邪教教主无一不以各种谎言、骗术、心理暗示、诱导等手法,喋喋不休地灌输歪理邪说,对教徒实行“洗脑术”。对法轮功群体进行仔细观察后便能发现,在精神控制的形式与方法上,李洪志与世界其它邪教教主的做法并无二致。具体而言,主要包括以下几种:

1、利用形象暗示着手精神控制

从心理学角度而言,暗示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暗示者的权威程度。暗示者越权威,暗示效果越好。邪教教主大都大言不惭地自封为“神”,要教徒对之顶礼膜拜,绝对服从。他们利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难以把握自我命运的自卑感、渺小感、无能感的脆弱心理,将自己吹成法力无边的“上帝”、具有超能的“神”。这是使教徒丧失理智与自我的根本做法。在这一点上,李洪志与日本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美国人民圣殿教的琼斯并无区别。当无知或被蒙骗的人们,在内心深处相信神的存在,并将他们的教主视为“佛”时,顶礼膜拜成为了必然,并主要表现为对教主在精神和行为上唯其是听、唯其是信,形成控制与受控的局面。

首先是编造一套不凡的身世,显示与众不同。按李洪志自己的简历来看,他确实不是“凡人”,他自称“1951年5月13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童年开始由佛家全觉大师独传修炼法门,8岁时修炼圆满,1992年又由道号真道子的师傅传授大道所学,1994年又由佛家师傅传授修炼大法直到出山”。这些子虚乌有无法验证的师傅和“大道法门”为其披上了神秘的“袈裟”。虽然他多次宣称他的功力远比释加牟尼要高得多,但是为了与神为伍,他不惜采用篡改生日的卑鄙手段,谎称和释迦牟尼的生日偶同,就是为了告诉世人,李洪志是神不是人。

其次,极力渲染其不同凡响的超人和超自然能力。用李洪志自己的话说,就叫做“不说大点没人信”。在法轮功组织编写的《李洪志先生简历》中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在著书与传“法”时说:“据我知道有法身的就我一个”,“这本书(指《转法轮》)里面每一个字都是我的法身,每一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象。每个字都是佛的形象。”他的手下用合成技术印制李洪志身居莲花宝座、头顶祥瑞光环的相片,俨然是一位救世主。

最后,通过不断的灌输,将谎言说成现实。为了将自己的“神力”和“神迹”渲染成事实,确立自己在法轮功中的权威地位,李洪志告诫修炼者他是唯一的“师父”,他的《转法轮》和其他经文必须反复地读,一个字也不能更改,哪怕是传“法”时学员的笔记也不能作为学“法”的根据,唯我独大,唯我独尊。通过采用反复灌输的“洗脑”方式,让习练者确信,他就是神,他的话和法轮功理论是宇宙中唯一的真理。这对那些已经相信,或者在潜意识中相信“神”的存在的法轮功习练者而言,李洪志就是拯救他们的神。

2、利用认知改造实施精神控制

李洪志对其信徒进行“认知改造”的手段主要有三种,其一是搞自闭。李洪志要求习练者每天无休止地死读他的“经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诱骗其信徒千百遍地、反反复复地接受他那套歪理邪说,在这样的单一、狭隘的意识环境下,法轮功习练者们多年形成的对客观世界和对自身的正确认识逐渐被李洪志那套歪理邪说所置换代替,死死地封闭在他的“法轮大法”之中,直至完全丧失了自知力和判断力。比如家住辽阳市弓长岭区的受害者邢欣媛,为了清理“功场”,她把家中除法轮功资料外的其他书刊画册都统统烧毁撕掉,就连墙上的福字也不放过,全部换成李洪志的画像和法轮功的挂图。这样,法轮功弟子们每天一起床就身处在亲爱的“李师父”的包围网中,深受其歪理邪说一遍又一遍的“洗脑”,从而出现各种不正常的心理变化。可笑的是这些幻觉和妄想内容却被他们解释为是某种“特异功能”或“神秘体验”,甚至断言“走火入魔根本就不存在”,“精神病不是病”,从而误导痴迷者们对这些异常体验的理解,使他们将其作为自己“得功”的证据而大肆宣扬。这一切不仅加深了习练者们的自我暗示,而且也进一步渲染了法轮功的神秘氛围,使更多信徒,特别是那些有“易受暗示人格特质”的人丧失理智,跌进李洪志的精神圈套中。

李洪志对其信徒进行“认知改造”的第二种手段就是搞排斥。李洪志利用人们不能正确认识社会的脆弱心理,极力渲染现行社会的各种黑暗面,称当今社会是“恶魔的世界”、“撒旦的社会”、“整个地球就像一个外表尚好但内里全都爬满蛆虫的烂苹果”,让法轮功习练者的思想整日处于敌视社会、敌视人类、敌视政府、敌视科学的绝望之中。在这种“伐异党同”的认知改造下,信徒们的消极心理日益极端化,对社会的认识由怀疑到厌恶,再到绝望和敌视,从而逐渐丧失理智和判断是非的能力,最终亦步亦趋地跟定教主走上反党反社会的邪路。

李洪志对其信徒进行“认知改造”的第三种手段是搞激励。我们发现,李洪志在进行法轮大法的宣传时,一方面抓住广大群众希望健身祛病的心理,以祛病、健身为饵,以“真、善、忍”为幌子,鼓吹修炼法轮功能去病健身,修身养性;另一方面则是利用了人们希望“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普惠”心理,宣扬修炼法轮功还可以惠及亲友,从而激励着其中的信徒努力修炼。按照李洪志的说法就是“我们有的人,做了大善事,或者是修得不错,父母可能都借光被超度上去了。人说一人练功,祖辈积德;说你修成佛了,你父母可是积大德了。”从许多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法轮功习练者练功过程中就是用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动机不断激励自己的,山东省郯城县杨集镇张振玉,原本是一个孝顺的儿子,自1995年为“修心向善”走进了法轮功后,相信李洪志说的:“当你修成了的时候,可以把你的亲人带到你的天国里当众生”,用法轮功的所谓“福报”安慰自己,硬是把病危的母亲和年幼的儿子丢弃在家中不管不顾,一心只追求自己的“圆满事业”。

二、法轮功深化与巩固精神控制的措施和策略

法轮功的盛行源于人们最初的欲望受到压抑或得不到满足,通过精神信仰的追求使人们能够从中获得相应的满足,比如有人出于调节心理或祛病健身的需要参与法轮功的练习;有人希望通过练习法轮功达到更高层次,以便今生或来世成仙得道,充分地实现自我;有人因种种个人原因对他人或社会怀有极端仇视情感,在加入法轮功组织寻求心理慰藉的同时,借助法轮功的势力,参加各种反政府、反社会的活动等。无论是出于何种动机,每一个参加法轮功修炼的人必定从中获得了某种需要的满足,才能促使他们以较为坚定的毅力坚持练功,这种不断获得,不断反馈,又不断强化练功行为的过程也正是法轮功进一步深化和巩固精神控制的过程。

1、设计心理补偿圈套“套牢”信徒

李洪志诱骗人们陷入他精心设计的“心理补偿”圈套:人生难免因挫折而压抑自我,李洪志许诺,他将给予练功者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保护,帮助人们消除压抑、恐惧、挫折和不安,达到“圆满”、“成仙”、“脱魔”、“消除业力”等人生“最终幸福”。练功者所得到的保护与幸福的数量,取决于练功者修炼法轮功的勤奋程度。不跟他李洪志修炼“法轮大法”,人们的痛苦和压抑就更多。许多信徒受到李洪志“大法弟子付出多少将得到多少”的欺骗,想尽一切办法,听从李洪志的指挥,做着各种不理智的事情。他们认为自己付出了越多,将来也会得到越多,从而把过去自己在学练法轮功的过程中所付出的东西与李洪志所许诺的“圆满”挂钩,陷入了被法轮功深度“套牢”的圈套之中。

比如山东原法轮功习练者张振玉,在母亲病危的消息和压力之下,写了一份不修炼的假保证。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每天起早贪黑散发材料,四处奔波“弘法”积功德,甚至不顾病危的母亲和幼小的孩子,和妻子二人背井离乡,继续从事法轮功专职活动。

2、制造心理恐慌氛围“捆绑”信徒

人因恐惧而产生神,因恐惧而敬畏神。当教主成为信徒崇拜的对象时,也成为他们恐惧的对象。他们怕对教主的不忠会得不到他的庇佑,怕背叛教主会给自己带来厄运,这种恐惧来自于对神圣权威的敬畏和对自身命运的关切,会在心理形成巨大的压力。如在《建议》一文中,李洪志怒不可遏地将脱离法轮功的人员定性为走向“邪悟”的“魔”,恶毒地诅咒他们要被“毁于一旦”:“其中还包括那些在这期间主动被所谓转化后协助邪恶迫害法的人。由于这些人业力大一些,又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这样的人如果又去欺骗其他学员,就已经造下了破坏法的罪。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那些打着大法学员旗号散布邪悟的人,无论其过去是否是学员,都是在干着破坏大法的魔所干的事。”李洪志之所以如此卖力地散布这类恐吓性的言论,目的正是为了引起人们的对脱离法轮功的心理恐慌,以达到“捆绑”法轮功信徒的阴险目的。

比如《李洪志彻底毁了我这个家》一文中受害者梁雪琳的自述:早在2002年1月,即在被挽救期间,通过心理医师的治疗和法律老师对邪教危害的讲解,我已初步认识到法轮功的危害,并明确表示今后不再习练法轮功。但回到家里不久,李洪志就说:“转化的人要神形俱灭,要被彻底销毁。”在李洪志的恐吓下,想到自己和家人过去为“大法”付出那么多,现在反而落得个“神形俱灭,彻底销毁”的下场,太划不来。于是又跟着“功友”一道干起了违法犯罪的事,多次到附近社区进行破坏捣乱活动,多次被发现和抓获。

3、塑造心理强迫行为“禁锢”信徒

分析心理学认为,痴迷的膜拜是信徒病态的强迫性的自虐行为,而并非源自他本意,这是丧失理性自我的一种表现。李洪志要求习练者“排除一切外来干扰”,每天至少一口气通读两遍《转法轮》,每天看他讲“法”的录像,听他讲“法”的声音,并要求习练者反复背诵,反复抄写。尽管他欲擒故纵地声称修炼法轮功“来去自由”,但日复一日刻板重复的“修炼”,本身就很容易使习练者陷入“心理强迫”的圈套,从而对法轮功产生不可摆脱的强迫性心理需要,最后达到非法轮功不练,一旦停练就陷入莫名的焦虑、恐惧、压抑的状态中,逐步被禁锢于非“法轮大法”不可的泥潭之中。

另外,李洪志强调,在学“法”的时候不能提问、不能争论、不能怀疑,不能评价别人的好坏,否则功就白练了。这种蛊惑人心的说教,加上“集体学法”时每人都“只谈自己的正面理解”群体氛围,使得每一个参加者在十分放松的心态下通过比较与交流,逐步在李洪志各种歪理邪说的诱导下达到了思想上的统一与认识,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比如一位法轮功练习者在转化后反思说:“看到组里的老弟子对法轮功虔诚的心态,我总觉得自愧不如,所以心中有疑问时就认为是自己心不够诚,心性不够高,没有‘悟’到一定层次所致,是思想‘业力’在作怪,对‘师父’讲的话不再有半点怀疑。”

三、小结

精神控制是一切邪教最具危害性的共同特征,它使得信徒“走火入魔”。然而要使邪教信徒摆脱教主的精神控制,重新回归社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对法轮功习练者而言,李洪志的“脑控”使他们狂热,丧失理智。但理性会使他们清醒,只要我们在工作中主动寻求唤起习练者理性的方法,那么相信有朝一日这些施加在信徒们精神上的桎梏将被打破,“脑控”也会最终消失。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