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您的位置: 首页>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正文
邪教精神控制异同之比较
2012-09-25 17:09  

邪教精神控制异同之比较

什么是精神控制?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文忠博士认为,所谓精神控制,也称洗脑,就是团体或个人用一些非道德的操纵手段来说服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自己,这种改变通常会给被操纵者带来损害。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使个体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而使个体依赖于某个组织和个体,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

我们知道,中外邪教的一大共同特征就是教主都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教主在实施精神控制过程中,通过散布恐怖言论,传播虚幻的理念,从而剥夺信徒正常的精神生活,瓦解他们的人间真情,离弃五彩斑斓的现实社会,进入他们所虚拟的神话王国。由于东西方文化背景的差异,邪教教主所实施的精神控制的方法与手段也不尽相同。在一次帮教工作中,法轮功练习者张某一直强调西方邪教的精神控制是把信徒集中在一个地方,把他们的行为控制起来,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剥夺他们的劳动和金钱,而他认为李洪志没有强制信徒离开自己的家庭和工作,也没有强迫信徒交出自己的财产,因而不能说李洪志对法轮功练习者进行精神控制。就这个问题,我从东西方人的性格及文化存在的差异方面进行了思考,在此简要谈谈自己的见解。首先说中外邪教精神控制相同之处:

其一,满足人们在特定时期的空虚心理。上世纪七十年代,经过越南战争之后的美国,人们家庭观念淡薄,离婚率上升,犯罪活动增加,社会各种矛盾激化,琼斯就利用了当时人们缺少安全和关爱的需要,打着“关心穷人,改造社会”的幌子,以吸引信徒加入其大家庭式的“圣殿教”。同样,法轮功传出的时候,也正是我国市场经济开始实施的时候,社会正处在一个剧烈变化的转型期。由于企业改制,打破大锅饭,有的工人下岗,心理失衡,身体也出现病态;再加上西化思潮一时冲击人们的灵魂,西方一些颓废的文化传入中国,中国传统的经典文化受到了严重的挑战;封建迷信思想到处泛滥,气功、“特异功能”等在社会上大行其道。这使很多人内心感到迷茫,缺乏安全感。这个时候,法轮功打出的“祛病健身”、“做好人”、“真善忍”、“圆满成佛”的旗号,一时间俘获了很多人的心。

其二,极力树立教主权威。如乌干达“恢复上帝十诫运动”邪教组织,为了蛊惑人心,吸收信徒,他们宣扬自己所谓的“教义”,把圣母马利亚视为“上帝”,并杜撰出一本所谓的“教义经”,即《上帝的及时预言——人类的末日》,胡言基督不会再生,天主教要求恢复“上帝十诫”,编造出了一整套歪理邪说,腐蚀人的灵魂,控制人的思想感情,从而达到骗钱敛财的目的。“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制造神迹,时常称自己是“全能上帝”,要信徒像崇拜上帝一样崇拜他。他说:“我在几千年前化身为佛,后来又短期化身为巴布,我曾经在世界上生为耶酥基督,我最后一次化身为俄国的弗拉基米尔·列宁。”“太阳圣殿教”教主若雷要求信徒确信他就是耶酥复临,是新基督,要求信徒对他绝对服从,他则对信徒享有生杀予夺之权。李洪志在这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自诩自己是“宇宙主佛”,有无数的“法身”可以保护修炼者,自我神化说:“我的情况就不是一般生命可以想象的了。师父在正法中身体中收入了一切宇宙众生的命与各种因素的命。”还鼓吹自己有一个独立的体系,他与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不相同,宇宙不存在了,他还存在……言外之意,他掌握着所有众生的命运和未来,谁违逆了他,轻者淘汰、下地狱,重者层层被灭尽、形神全灭……

其三,大肆宣扬“世界末日”。从美国转移至瑞士的“天父的儿女”(后来改称“爱的家庭”),教主伯格宣扬“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但只要加入他们的组织,日夜祈祷,就能得救;而只有该组织的信徒才能进入“天国”。达米宣教会是韩国的一个邪教组织,曾“准确”预言世界末日来临的日子是1992年10月28日。届时,世界上将有五千万人死于地震、火灾、车祸,28亿人死于战争。预言破产后,信徒还寻找各种荒唐的借口自圆其说;“本部”还印制了五十万份儿题为《天国和地狱》的传单广为散发,宣扬世界末日,造成了很大范围的社会混乱。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在炮制“末世论”方面更是异常热衷,李洪志说:“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李洪志还说:“有一次我仔细地查了一查,发现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转法轮》)。在《转法轮》(卷二)中还说:“人的生命在地球上不只是为了让你当人,是叫你在地球上,在迷的这个环境中早点悟出来返回去……返不回去的,就只有继续轮回,直到业大销毁。”这些邪教教主宣扬“世界末日”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让信徒的心理产生恐慌和无助,最后只能拜倒在邪教教主的脚下。

……

中外邪教在很多方面是相同的,但也有一些相异之处。这些相异之处主要取决于东西方人不同的性格因素和文化背景,如西方人的性格比较直白,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也比较直接,不转弯抹角,比如,西方人在领取奖金时,会当着同事的面数钱,在他们的心目中,得到的钱越多,说明自己的劳动越有价值,这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而中国人说话做事都比较拐弯抹角,文化上也比较含蓄,遣词造句方面也非常讲究,很多时候不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如孔子在与子贡的一次对话中,子贡问孔子说:“有美玉于斯。”孔子说:“沽之哉,沽之哉,吾待贾沽者也。”孔子和子贡的这段对话表面看来好像是要卖玉,但实际上这里的玉是指君子,是指人才,用含蓄的手法表达了孔子急于找到一个明君的愿望。当然,这种表达手法是一种含蓄的正用。而李洪志则盗用了中国文化的这个特点,将其用在对法轮功练习者的精神控制方面,因而法轮功的精神控制是柔性的,往往先用美好的利益去诱惑信徒,就像爱斯基摩人捕杀北极熊一样温柔而残忍。据说,爱斯基摩人在捕杀北极熊的时候,利用北极熊嗜血如命的弱点,将杀死的海豹的血制成一个超大型的冰棒,在冰棒中间插上一把双刃的匕首,北极熊闻到血腥味儿,就会迅速赶到,并舔起美味儿的棒冰,舔着舔着,它的舌头渐渐麻痹,以至于匕首扎破了自己的舌头而浑然不知,它感到血的味道变得更好,因为那是更新鲜的血液,是它自己的血液,这时它早已麻木,没有了感觉,而鼻子却很敏感,知道新鲜的血来了。这样不断舔食的结果是:北极熊的舌头伤得更深,血流得更多。最后,北极熊因失血过多,休克晕厥过去,爱斯基摩人就不用花费力气,轻松地捕捉了北极熊。李洪志就利用了类似的手段来诱惑和控制练习者,因而中外邪教教主的精神控制也有着不尽相同的地方,主要表现为:

其一,控制信徒聚敛钱财方面:外国邪教教主直接让信徒交出自己的财产,剥夺信徒的劳动成果,如“奥姆真理教”强迫信徒向教会“布施”个人甚至亲友的私人财产,包括房地产、现金、存款、股票、金银首饰、贵重家具等,称“布施越多修行越深”。“大卫教派”、“太阳圣殿教”等邪教同样要求信徒将财产全部交由教主处理,上交越多表示对教主“越忠诚”。其间也不乏图财害命的邪教,如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教主谎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要求信徒变卖所有家产。就在信徒们交出所有财产,为“升入天国”而集体纵火自焚之际,教主却携巨款逃之夭夭……李洪志敛财的手段则要间接得多,他口口声声说: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的。“我不要大家一分钱,如果你们一人给我一块钱,我就是亿万富翁。”还说,我什么都不要你们的,只要你们一颗真修向善的心……但李洪志在对钱财的欲望上比西方的邪教教主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洪志在控制了弟子之后,就利用弟子们对他的膜拜,以办班、售卖法轮功书籍、法轮章、炼功服等各种方式大肆敛取弟子的钱财。仅在1992年至1994年的两年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打着“授功治疗”的招牌,通过举办学习班就聚敛300万元以上。随后,李洪志还大量组织书籍、画像、音像制品、练功服、徽章、练功垫等法轮功系列产品的非法出版和生产、销售。仅武汉、济南等地破获的几起非法出版和销售“法轮功”书籍、音像制品等案件,非法经营额就高达1.6亿多元。在疯狂敛财的同时,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还将黑手伸向国家,采取账外经营、隐匿收入的手段逃税、偷税,谋取暴利。在投靠了西方反华势力以后,又以法轮弟子们作为筹码,博取国际反华势力的欢心与金钱资助。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随着邪教组织职业化特征的加剧,他们聚敛钱财的手段也更加“高明”,手法更加隐晦。他们往往以商养教,经营企业,朝着产业化、集团化方向发展,如创办“神韵艺术团”、“天国乐团”等用来创收的文艺团体。他们把诈骗所得钱财进行再投资,以合法经营的形式掩盖非法牟利,使资本积累越滚越多,以此发展壮大自身实力。同时,试图藉此绕开国家对社团的管理范围,谋取合法身份。妄图使法轮功邪教组织在西方长期存在下去。

其二,信息封锁方面:西方邪教往往通过直接限制信徒的人身自由来对他们进行信息封锁,他们把教徒集中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强行割绝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如大卫教派把信徒集中在得克萨斯州韦科镇的卡梅尔庄园。而法轮功则是通过让弟子们不断地“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渐渐改变了弟子们的人生观,通过“不二法门”、“修炼要专一”等约束弟子们不能接受外界的信息,恐吓弟子说如果修炼时不专一,加上了别的东西,法轮就会变形。而真实的情况则是,如果法轮功练习者接触的信息多了,知识丰富了,就会识破李洪志的骗局,看清李洪志的所谓“宇宙大法”很多都是盗取宗教及现代科学的名词,再注入神化自己、控制弟子的内涵,如“法轮”一词是佛教中的一个名词术语,在佛教中,“法轮”只是一个形容词,用来比喻释迦牟尼所讲的法。而李洪志却把“法轮”说成是一个实体,还许诺给弟子们在小腹部下上“法轮”,导致法轮功练习者马建民听信了李洪志的谎言后出现剖腹找“法轮”的悲剧。正因为李洪志害怕自己的骗人伎俩败露,所以他禁止弟子们看法轮功以外的书籍,了解法轮功以外的知识,通过精神控制极力封锁弟子们的信息,使这些生活在常人社会中的弟子们的思想及行为渐渐脱离了家庭和社会,成为一群思想怪异、行为荒诞、与社会格格不入、整日向往着“圆满”、“另外空间”的颓废者。

其三,人际关系封锁方面:国外的邪教强行让弟子离开亲人,加入邪教群体,人民圣殿教教主琼斯在1977年把他那拥有约一千核心信众的教派迁到南美洲的圭亚那,他对信众许诺那里是一个热带天堂,没有外面世界的邪恶。信徒在那里被迫依照琼斯的指示干活,众人合力建立了琼斯镇。而李洪志表面上虽然说让弟子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但他不断地暗示弟子说:“地球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人类社会是“十恶毒世”,现在人类到了末劫时期,会有大的劫难,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逃离这场劫难,短短的几年就会让弟子“圆满”但前提是必须让弟子放下世间的“名利情”,按李洪志的说法,这个情不去掉,你就修炼不了,更谈不上圆满,他说,情是三界内最肮脏的东西;李洪志把反对法轮功的人当成是“魔”,并说“关关都处闯,处处都是魔”……在他不断的暗示和鼓动下,法轮功练习者慢慢地就看淡了亲情,为了圆满成佛而强迫自己割断人间的一切亲情和友情,全面封锁了与社会和家庭的正常关系,把反对自己练功的人统统当成“魔”来铲除。如成都法轮功练习者刘蓉蓉,因受李洪志精神控制的影响,把劝阻自己练功的母亲当成“魔”,拿起菜刀砍伤了自己的母亲,变成一个六亲不认的冷血动物。

通过中外邪教精神控制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到法轮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邪教。依靠国际反华势力的支持,李洪志把邪教的触角伸向了世界各地,不仅明目张胆地参与政治,还将其邪教思想向文化领域进行渗透,通过网络、报纸、文艺演出等形式来传播其邪教思想和法轮大法的文化,精神控制的手段较其他邪教更为隐蔽和骇人,只有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才能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彻底铲除这个人类的毒瘤!

原文网址:http://blog.kaiwind.com/users/27/archives/2011/2011923152026.html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