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宗教与邪教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宗教与邪教
您的位置: 首页>宗教与邪教>正文
教你识别邪教全能神第六招:看教养
2016-08-03 10:56  

教你识别邪教全能神第六招:看教养

【说在前面的话】“全能神”邪教之邪,用什么标尺来判别,怎样判别?只要拿正教与其对比,就很容易看清其邪恶之处。正邪不两立,正的邪不了,邪的正不了。“全能神”是基督,还是伪基督,不能由其教主赵维山自己说了算,也不宜由某几个“权威人士”说了算,而是应由正统基督教说了算。正统基督教是一面最好的镜子。拿起这面镜子,来照一照“全能神”的教主、教义、教理、教阶、教养、教传及教徒,来个通体透视,看不到一点点基督的血脉,却照出了“全能神”周身的邪与恶。

第六招:全能神的教养之邪在于养肥了教主

基督教的教养主要是指通过信徒的奉献来维系教会活动的事工。教养的实质就是基督教教会的自养问题。基督教教会的自养是有严格规范的。这种规范既有基督教教义的依据,也有基督教教会在管理制度上的约束。正因为如此,基督教的教养一直能沿着正信的轨道行进,而不至于出现教养成为别用有心者敛财的手段和工具。

从基督教教义对教养的引导来看。《圣经》已有记载。在旧约中就有关于祭司利未人供奉的记载。当神拣选亚伦的子孙做祭司时,特别提到了他们的供养问题。耶和华晓谕亚伦说:“我已将归我的举祭,就以色列人一切分别为圣的物,交给你经管,因你受过膏,把这些都赐给你和你的子孙,当作永得的份。”当耶和华神拣选利未支派和亚伦支派联合一起办理帐幕的事,看守会幕的器具,代替以色列人一切头生的来服侍神后,神同样给他们特别的份。相反,在《士师记》中我们看到,当以色列人不再遵行神的旨意,就使利未人得不到应有的供养,他们生活没有着落,使他们不能专心教导百姓,反而把祭司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从而迷失方向。

在新约中也有耶稣对供养的记载。耶稣在最后的教导中,吩咐他的门徒外出传福音时,要进入好人的家,接受他们的供给。耶稣对门徒生活极其关心,使他们服侍没有后顾之忧,被历代圣徒奉为楷模。

《圣经》有关基督教教养问题是有严格规定的,教牧人员接受信徒的奉献,不只是为了供养传道人的生活,维持教会的开支,推行教会的圣工,更重要的是教牧人员自己不得将信徒的奉献作为自己得利的门路和手段,过着脱离信徒生活水准的生活,在教会事工上任意挥霍浪费。

从基督教教养的运作实际情况看,主要包含两个方面:

第一是教会自养的经济来源问题。中国基督教教会历史上主要通过五大事工来解决教会的自养。一是布道,通过传道人在教堂布道,接受信徒的奉献。二是慈善事业,通过慈善活动来募集社会捐助。三是办教会医疗事业。四是办教育机构,即教会学校。五是办文字事业,主要是出版事业。除了布道,其他四项均与社会服务相关。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教会走“自治、自养、自传”独立办教道路,教会不再干预教育和医疗,文字出版事业仅限于教会内部。目前,中国基督教的教养经济来源主要有四项:一是信徒奉献,即通过教牧人员在教堂布道,接受信徒的奉献款。二是开发现有的教会教产,“借鸡生蛋”,增加教会收入。三是兴办自养事业。四是建立互助基督会,以协助解决边远贫困地区教会的自养困难。

第二是教会的经费使用问题。中国基督教会对教养经费的使用有严格的标准和范围,都要由教会机构管理层讨论,共同决定如何使用,每一笔钱都有明确的去向。在各基督教堂,有严格的财务制度,绝非由教堂的牧师或长老一人说了算,对于基督教徒的奉献都非常珍惜,绝不能任意处置,主要开支包含四项:一是支付牧师和传道人的薪金和补贴,保证其生活维持在当地人生活的中等水平。二是支付教堂、聚会点的购买或者租金,以提供教会开展礼拜、聚会和社会服务事工。三是维持教会的各种开支,如礼拜聚会,节日庆典,探亲教友,访问交流等。四是有富裕财力的教会机构开展社会服务,参与社会慈善活动,回报社会大众。

全能神也搞所谓的教养,其教养的力度甚至远远超出了正信的基督教教会,但其教养活动既不在教堂内进行,也不遵循严格的财务制度,钱财的来源与流向都极其诡异,手段险恶,无不暴露出其邪教教主的贪婪与凶狠。

从全能神的教养来源看。全能神为诈取信徒的奉献款,用尽了各种阴毒险恶的手段,通常采取了三种招术:

第一招:“借尸还魂”,就是借“传销术之尸”还“邪教聚敛钱财之魂”。全能神利用其严格组织体系和诡秘活动方式,一边打着传福音的幌子,四处传播其邪教教义,极力拉人入教;一边干着类似于销售活动的勾当,拼命发展下线,从下线信徒身上谋取好处,每发展一下线,就可以为其教会吸纳更多的“奉献款”,凭借对其教会的贡献,谋得“一官半职”,提升其在教内的地位。随着其队伍的扩大,其聚敛的钱财也成倍增长。

第二招:“瞒天过海”,就是假借对全能神的信仰之名蛊惑信徒“尽本分”。全能神以教养之名,通过兜售其非法印制的书籍、音像制品、标志物、宣传品等方式,大肆聚敛钱财。一方面向信徒表示收取“奉献款”只是为了“尽本分”,是作为“预备善行”,捐多捐少完全自愿;另一方面又宣称“没有善行的人就是没有人性,与魔鬼撒旦没有什么区别。当灾难来临的时候,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全能神利用信徒消灾避祸的心理,假借“神”的名义来试探信徒对神的真心与否,以此迫使信徒“心甘情愿”地多做奉献,多“尽本分”,许多信徒唯恐因奉献过少而得不到神的保佑,背着家人将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奉献给全能神。全能神将奉献钱财多少与得到神的庇护大小挂钩的做法,完全背离宗教信仰的精神,具有典型的“借神敛财”的邪教特征。

第三招:“釜底抽薪”。全能神通过宣扬“末日说”借机把信徒财产淘空。“全能神”称,2012年12月21日只是大灾难的开始,从这一天开始到2013年的某一天,将看到最可怕的画面,而那一天才是真正的灾难日。届时,所谓的“尼比努”星经过地球黄道面,把地球上的磁场吸跑了,随之会发生剧烈地震、火山爆发。只要信奉“全能神”,就等同“坐上诺亚方舟,避过末世浩劫”。全能神一方面鼓吹“只有信教才能得救保平安”,散发“2012最后的船票”小册子,散布世界末日谣言,制造恐怖气氛;另一方面又煽动信徒“把全部身心和财产交给教主”,其目的就在于将“末日说”作为一种营销手段,企图淘空信徒的全部家产。许多痴迷的信徒听信其造谣,不惜将毕生积蓄如数奉献给全能神,搞得倾家荡产。

从全能神对“奉献款”的去向看。全能神信徒的“奉献款”全部都流向主教赵维山的腰包,其所谓的教养全部用于养肥主教。赵维山为了将“奉献款”全部收归已有,采取了极其狡诈的做法,他采取了三个狠招。

第一招:“精神管控”。为了防止“奉献款”流失,赵维山在全能神的教义中做出了严格规定,要求“教徒要全心爱‘女基督’,表达爱最实际的一种方式就是将金钱和财产都献给她”;“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神隐秘的作工》)。全能神掌握实际权力的所谓“大祭司”赵维山本人,早在2000年就携巨款逃往国外,一直干着在境外遥控指挥境内地下组织聚敛钱财的勾当。

第二招:“内部制衡”。为了让信徒的“奉献款”全部流入自己的腰包,赵维山在全能神教会内部搞了一套严格的管理方式,要求接触每一笔“奉献款”的人都要对他绝对忠诚,如实向他汇报并上缴。为了防范有人中途“截流”,他搞了一套相互监管秘密告发的组织防范体系,使得信徒之间相互不信任,相互监督,相互制衡,谁也不敢“截流”,最终确保每一笔“奉献款”都落入他个人的腰包。

第三招:“发展队伍”。为了让信徒队伍不断扩大而骗取更多人的“奉献款”,赵维山专门拿出一部分钱用于全能神搞非法传教活动,大量印发宣扬全能神的书籍和音像品,派遣信徒四处搞神秘传教活动,借说方言、唱灵歌、跳灵舞、见异象、赶鬼医病等方式,向草根阶层渗透,甚至以神迹、灵异排除苦难,医治疾病等方式,拉人入教,谁家有人生病、住院,谁家出了事故,就闻讯而至,不厌其烦,问寒问暖,列举大量祷告治病、消灾免难的案例,目的是劝人入教。一旦有人被拉进教内,就煽动其离家出走,把全部身心和财产交给教主,使教主早先投入的钱财成倍回收。

全能神搞的教养,最终养肥了主教赵维山,他所攫取信徒的“捐献”全都用于其个人在境外的骄奢淫逸,肆意挥霍。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