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邪教面面观
 首页 
 各地活动 
 邪教面面观 
 图片资料 
 宗教与邪教 
 心理健康与精神控制 
 在线视频 
 社会关爱 
 法律法规 
邪教面面观
您的位置: 首页>邪教面面观>正文
“主佛”最怕哪几类人(图)
2016-05-03 14:29  

“主佛”最怕哪几类人(图)

“宇宙主佛”李洪志将他的弟子都封了神,并十分藐视常人:“你们就是神,是一切的主宰,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其典型的狂话是:“人对神能做什么?”“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其实,“主佛”是很害怕常人的,他最怕哪几类常人呢?

一怕与骗子死磕的反伪斗士

法轮功邪教大搞伪科学,李洪志宣扬歪理邪说,还挂上“科学”的招牌。这当然遭到了反伪斗士的迎头痛击。打头阵与李洪志这个大骗子死磕的就有这样一些人。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以《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伪气功非反不可》《我为什么非要反对伪科学》对法轮功等伪科学进行了痛击,李洪志除了骂一声“科痞”之外,根本不敢与之交手。打假怪杰司马南先生发表《我与李洪志斗法》《“法轮功”是只蹦不起来的破皮球》《“法轮功”背后的秘密》等,直接羞辱李洪志,打得法轮功不敢接招,打得李洪志忍气做龟。打假斗士方舟子,以系列文章《法轮功解剖》(共十解剖)向法轮功发难,直称李洪志是“江湖骗子”,称法轮功是人类的“怪胎”,打得李洪志没了脾气。正因为这些反伪斗士胸怀正义,手握真理,法轮功除了谩骂外,根本不敢与他们交手辩驳。李主佛对这样的人,实在是怕极了。“人对神能做什么?”上述反伪三斗士给出了强势的回答!

二怕敢于孤胆斗邪教的倔人

周锦兴者,区区加拿大《华侨时报》社长也。只不过有点是非观和正义感,只不过有一股嫉邪恨伪的倔劲儿,痛揭了法轮功的疮疤,就遭到法轮功的围攻、恶诉,然而,他仅凭一报之力,向法轮功邪教“亮战”,在长达7年之久的诉讼案中最终胜出。后来,周又乘胜追击,三邀李洪志赴蒙特利尔公开辩论法轮功的善恶属性和实证李洪志的“大法神功”,直斥李洪志是“一个利用佛的名义欺骗世人的江湖骗子”。结果呢,整个法轮功全面疲软,媒体噤声,弟子闭嘴,李洪志本人更是做稳了缩头乌龟,任凭周锦兴再三击鼓搦战,百般羞辱,也不敢发一语相应,写一字相辩。在这没有正面交锋的“周李之战”中,李洪志全面败北,贻笑天下。“人对神敢做什么?”周锦兴给出了有力的回答!

三怕对自己知根知底的熟人

骗子怕熟人,李洪志也不例外。面对老熟人,李主佛心虚气短,毫无办法,只能躲着。李洪志自吹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想灭谁就灭谁,可实际上只要熟人的露面,立马就蔫了。李编造自己8岁眼角就被佛家师父压进了“真善忍”,可街坊邻居揭出其多次对人动粗施暴展拳脚,是闻名的“打架大王”;李编造自己拍直驼背,可知情者指出,那个“被拍直”的妇女仍然弯腰弓背地在公园里散步。李自吹法力无边,可当老战友李极成问及“神医”“神功”时,李洪志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不谈这个”;当时二人同车,李洪志怕对方再追问会露馅,就在中途突然下车开溜了。凯风网独家访谈《“哥们儿”李洪志》爆料,李洪志对于像王国庆、杜春林、王振久这些“哥们儿”,怕得要命,总是躲着不见,从不敢与他们联系。因为,李洪志偷鸡窃果、感冒流鼻涕、将印度归入“印支三国”、赌本领屡输等糗事,这些“哥们儿”全知道。还有,像李庆元这样的老战友,揭老底不留情,极具杀伤力,他爆料说,李洪志原来“也算个进步青年”,“思想汇报也写,入团申请书也写”,曾经给多个姑娘传纸条示爱遭到婉拒。面对《李庆元访谈录》,李洪志又恨又怕,除了装聋作哑,还能咋办?

四怕公开揭秘的原“佛亲”

在李洪志害怕的常人中,有一类很特殊,他们是曾经的“佛亲”,他们出面揭秘让李主佛特别难堪。前二妹夫孙森伦(李洪志二妹李萍的前夫)于2013年出版了11万字的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这个特殊的老熟人回忆了自己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生活的真实经历,再现了法轮功形成前后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这本书晒出了李洪志浸透在骨头里的种种邪性恶品,比如好吃懒做、投机取巧、剽佛窃法、狂妄自大、忘恩负义,等等。前大妹夫刘佳奎(李洪志大妹李君的前夫)接受记者的采访时,声色俱厉地揭批了李洪志的欺骗行为。刘佳奎自1981至1990年一直和李洪志全家生活在一起,在这9年时间中,他眼中的李洪志,一举一动无一不与他所宣扬的“法轮佛法”相悖。李洪志教育学员不要杀生,但据刘佳奎说,李妻生孩子以后,李洪志既杀活鱼又杀活鸡为妻子催奶。他让学员不吃药看病以求“消业”,自己的孩子感冒后却心急火燎地将其送往医院。他大肆宣扬“真善忍”,却对老母亲不尊不孝,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竟然要求老母自己开伙烧饭。李洪志还曾求刘佳奎曾利用工作便利帮李倒卖自行车。最令刘佳奎可笑的是,当1987年“机构精简,人员减编”时,李洪志找到刘,请他帮助自己继续留在供职的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刘佳奎笑道:“他这么大的‘佛’都来求我,我岂不成了更大的‘佛’了。”对于如此敢揭老底的“亲友团”,李洪志又怎能不害怕呢?

五怕穷追不舍、“不怀好意”的记者

当年的李洪志喜欢在媒体上抛头露面,可被记者“整蛊”后,就从此再也不敢见记者了。1999年5月2日,李洪志在悉尼接受《亚洲周刊》等中文媒体记者采访时,继续吹嘘“4岁练功,”“得20多位师父真传”。当记者们要求李洪志当场做“神功”表演时,他慌忙推说:“我现在没有心思。”1999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境外法轮功组织主动联系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于是该刊记者威廉·道维尔采访了李洪志,并于1999年5月10日发表采访报道。道维尔一直主导着双方的谈话,将李“主佛”玩得团团转。比如,道维尔抓住《转法轮》中说法,问“你见过人从地上飞起来吗?”,进而提出“你能说几个吗?”的要求,李洪志的回答是:“大卫·科波菲尔啊——他就能飞,他在台上表演的时候经常飞。”科波菲尔的“飞”是借助特殊设备而玩的魔术,而《转法轮》的“飞”是特异功能,连这点都分不清,岂不令人笑掉大牙?此外,道维尔对李大师在“小传”和“经文”中自吹自擂穷追不舍,让李左支右绌,只能用“你可以把我想成人类”、“我不想在高层次上谈我自己”等来搪塞。道维尔还逼着李洪志描述外星人,李洪志只能勉为其难:“一种看上去就像是人类,但是有一个骨质的鼻子。其他的看上去像鬼。一开始他们认为我想帮助他们。现在他们知道了我是想清理他们。”道维尔每一句问话都是在捉弄李,且均击中软肋,故而李大师总想避而不答,经不住道维尔软磨硬泡,终于被逼出了关于外星人的笑谈。一向狡诈的李主佛于仓促“应战”时丢人现眼,事后很快就发觉上当了,于是将道维尔定性为“不怀好意的记者”(参见2000年《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虽然李洪志从此与记者“绝交”,但至今仍然心有余悸是肯定的。

还有呢,李洪志于2006年和2008年先后两次在美国因驾车违章被处罚,乖乖签写了认罪书,你说“主佛”怕不怕高鼻子的常人?

关闭窗口
 
访问量人数: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保卫处  地址: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号
电话:0533-3821110  邮编:255130